你当前位置: 矶滩新闻>文化>得书记│沈公与三联往事
得书记│沈公与三联往事
作者:匿名2019-11-07 10:49:16

“88沈工”

脉冲编辑

浙江大学出版社出版

在上个月的上海书展上,我和陈子山先生一起参加了一个新书发布会。会后,陈先生问我下一步想参加什么活动。我说我会在曹璐公司总经理刘裕的任命下参加沈温昶先生的88岁生日聚会。紫山老师说他也会参加会议,曹璐公司已经为他安排了一辆车。最好和他一起去。尊重不如服从命令好,所以我们一起开车去书店,从后面得知我们说的不是一回事。刘裕邀请我参加沈工的生日聚会,这家书店举办了一本关于《88沈工》的座谈会。

你来的时候,听着,更不用说在这里看到许多熟悉的书友会了。鲁浩先生正忙着接待客人,胡红霞先生用他独特的胡幽默招待客人,王强先生展示了欧洲绅士风度,周立民先生用他独特的赞扬和批评谈论一些问题。俞肖群先生的讲话非常深情。他一遍又一遍地谈论着沈温昶对他事业的巨大影响,并举例讲了两个小故事。当大侠要我直呼其名时,我对沈工直言不讳的理解主要是由余肖群先生一遍又一遍地传达的。虽然近年来我只和沈工坐在同一张桌子上几次,但我知道关于沈工和其他人的各种轶事。

几年前,我已经发现沈工的听力逐渐下降,因为他每次吃饭都要在耳朵里大声说话。根据我的观察,他能清楚地听到大多数女性的声音,而他只能听到少数男性的声音。沈工几乎能听到余肖群和朱丽丽的每一句话。后来,当我听到流言蜚语时,沈工坚持说他不喜欢助听器。他觉得听很多人说话只是很大的噪音。我想知道这是不是老绅士的双关语。然而,组织者非常慎重地举行了这次会议。为了让沈工知道每个发言人都说了些什么,他们特意安排了一个年轻人坐在沈工旁边,用笔记本打字,从五米外就能看到。

事实上,我与“八·八沈工”研讨会的缘分是前天开始的。一大早,我就搭上了从北京到上海的高速列车。我一坐下,就看见中华书局总编辑顾青坐在我面前。所以我们热烈讨论了共同关心的话题。顾里总是背着他说话,所以我太累了,所以我主动提出和附近的一个老人换座位,但老人认为他的座位是最好的,拒绝换,所以他不得不让顾里继续站着。毕竟,这种情况让我感到不安,所以我也站起来转头看了看,有人向我打招呼,原来是一个来自曹璐公司的年轻人。他告诉我沈工坐在后面,我立刻上前打招呼。然而,沈工睡着了,所以我不得不向他女儿挥手。两次拜访后,沈工总是闭上眼睛,让自己平静下来。他的女儿非常想叫醒她的父亲。我立即停止了她的所作所为。当我回到座位时,顾青告诉我李辉先生坐在前排。一辆熟人的车,为了一个共同的目的,坐在同一辆车上,这样的偶然相遇,让人不禁暗叹魔法。

《88沈工》内页

尽管沈工的听力下降了,但他仍然保持着敏捷的思维。因此,当他看到他对在电脑上玩感兴趣的话题时,他立即站起来做了一些研究,讲了一些故事。他说的话总是引起观众大笑。例如,吴兴文先生用他的台湾国语讲了一个很长的故事。沈工立即站起来,用麦克风清楚地说,他想感谢吴兴文,不仅是他自己,还有联合出版公司,因为是吴兴文让联合出版公司变得富有。接下来,当沈工谈到他对联合出版公司出版社的管理时,他希望抓住更多好的话题,于是他向有关部门申请订阅在台湾出版的报纸。然而,联合出版公司的水平不够,这一请求未获批准。后来,他通过吴兴文得到了一些旧报纸,这些报纸被当作废纸来垫。沈工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些垃圾报纸中蔡志忠漫画的价值。接触后,蔡志忠系列漫画在三联书店出版,引起轰动,一举售出50多万册。的确,三联书店发了大财。沈正毅用这笔钱建了一批单身宿舍。

虽然我已经和吴兴文联系很多年了,但我还没有听到他讲这个故事。这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情。由此可见,吴先生是含蓄的。《八·八·沈工》一书是几十个与沈工有关的人写的相关文章。其中之一是吴兴写的《沈工,藏书券和我》。从这篇文章中,我了解到沈工对吴先生在大陆出版的第一本书《藏书票世界》的出版做出了贡献。这样,他们两个可以说已经取得了彼此的成功。这本书还包括王强写的《思想的邮递员》。王先生用他一贯的文学风格总结了沈工的一生:“沈工是一本开放的书,许多人已经读了几千遍,但仍难以穷尽。这本书包含了近90年丰富的人生积累,微缩了太多的沧桑、意义、兴趣和智慧,这些都是普通词汇无法描述的。”王强在文章中还提到,当年他写了《爱书》,后来是《读书毁了我》,最初邀请沈工发表评论。

从胡红霞的《沈工十日谈》中,我了解到早在1991年,沈工就介绍了董桥的作品,这些作品都展现了沈工独特的出版视野。令人惊讶的是,如此杰出的出版商对中国出版业产生了如此巨大的影响。在阅读《1988年的沈工》一书时,我学到了更多的信息。我祝愿沈工长寿健康,并希望1998年在沈工再次相聚。

北京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