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位置: 矶滩新闻>综合>杜鸣心:生命不息 创作不止
杜鸣心:生命不息 创作不止
作者:匿名2019-11-07 20:25:32

杜明新的孙楠近照

[走近艺术家]

作为音乐家,他曾在两小时内为芭蕾舞剧《红色女兵》创作了一首家喻户晓的曲子《快乐女战士》。作为一名音乐教育家,他的许多弟子已经成长为世界顶级音乐家,如王立平、赵继平、叶小钢、徐沛东和王黎光。现年92岁的他仍然躺在钢琴前,致力于作曲。

1939年,重庆幼儿园一个11岁以下的小男孩站在长凳上,唱了一首感人的歌曲《松花江上》。从那以后,他被选入陶行知创办的幼儿园,正式踏上了音乐和声音的道路。1954年,在莫斯科音乐学院的入学考试中,一名因迷路而迟到的中国考生以优异的成绩通过了听力和录音考试,成为了一名主修作文的学生。1959年,在为新中国成立10周年献礼的舞剧《美人鱼》中,他创作的《水草舞》仍然是中国钢琴音乐库的瑰宝。1964年,在为芭蕾舞剧《红色女兵》作曲时,他只用了两个小时就写出了家喻户晓的名字《快乐女战士》。1986年,在第八届中国交响乐比赛中,他的第一首钢琴协奏曲《春天的收获》获得一等奖。2016年,在中央音乐学院明亮的教室里,一位白发苍苍的教授仍在向作曲系的学生讲授旋律创作的真谛。

从1939年到2019年,创作了80年音乐生涯的作曲家是杜明新。

杜明欣的住所位于北京醇香的王子府大院的一角。房子外面的古树高耸入云。房间优雅而安静。书房里一架简单的德国钢琴几乎和它的主人同龄。就在最后一次采访的一年后,将近92岁的杜明新仍然兴致勃勃,与我们愉快地谈论着他今年的生活和创作。

很难相信杜先生的日常生活比年轻人更“任性”。他熬夜创作作品。他不能在早上“熬夜”,早餐和午餐只能合二为一。然而,老年人有一个长寿的秘密,他们已经和别人分享了很多年。也就是说,早上醒来后,他们会做一套叫做“床上八段锦”的按摩练习,几十年来每天持续一个小时。这种神奇的按摩锻炼让杜明的心和血液顺畅流动,精神饱满。他甚至骑自行车去开会。

作为作曲家,音乐已经融入杜明欣的生活。生活在继续,创造在继续。高低、长短音符,整天在他的脑海里滚动跳跃,他必须在每晚的时间里把它们一个接一个地放在音乐上。在短短的一年时间里,他首先完成了对大型器乐作品《布达拉宫梦》的修改,然后写下了他第一部歌剧的钢琴缩略。对于一个90多岁的音乐家来说,每件作品都是他燃烧的生命,每一个音符都充满了他的深情。

布达拉宫之梦(Dream of Potala Palace)原本是室内乐钢琴五重奏,后来在作曲家叶小钢的建议下,扩展为钢琴和弦乐乐队的交响乐作品。今年5月,在2019年北京现代音乐节交响音乐会上成功演出。杜明欣说,虽然他没有去过西藏,但他经常在电视上看到布达拉宫,对它雄伟的宫殿印象深刻。藏传佛教的信徒离开了他们的家乡,前往千里之外的拉萨朝圣。他们在路上露宿,分三步磕头,用自己的身体测量大地。他们的简单和忠诚深深打动了世界。杜明欣正是带着这种感觉,用自由的泛音风格的音乐做了一个朝圣梦。作者很幸运地听了现场表演,观众的热烈掌声和掌声仍然在他耳边回响。这首音乐不仅具有杜明新一贯的简洁明了的风格,而且具有自由表达感情的现代气息。与他的钢琴协奏曲《春天的收获》和交响乐序曲《黄河颂》等作品相比,可以清楚地看出他在音乐语言上的突破和作曲上的从容。

为“人民音乐家”冼星海创作歌剧是杜明欣多年来的夙愿。2018年采访他时,这部歌剧还处于剧本创作阶段,但现在整部歌剧的钢琴乐谱已经接近完成。杜明欣随手从书架上拿了几页乐谱手稿,上面写着“歌剧前奏曲(方案4)”,并在钢琴上为我们演奏。这部歌剧主要讲述了冼星海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被困在苏联的悲剧,在极度困难的岁月里,他不顾疾病坚持写作,用音乐表达他对祖国亲人的思念,但最终他在另一个国家去世了。每当他谈到冼星海在苏联生活的艰辛,杜明都深有感触。作为一名作曲家,杜明新,也许向另一位作曲家冼星海致敬的最好方式,就是用音乐谱写自己的故事,用旋律唱出自己的心声。

当代中国作曲家,无论老少,都处于古代、现代、东方和西方的交汇点。他们同时面临许多选择和许多困惑。然而,从事音乐创作近70年的杜明新对此有着特别理性的理解。不管现代音乐技术和概念有多多样,他总是坚信音乐是一种表达情感的艺术。只有当音乐创作首先打动自己时,才能引起观众的共鸣。随着这一目标的明确界定,各种技术手段可以被广泛吸收和应用。古典音乐、现代音乐、西方音乐和民族音乐只要满足音乐情感表达的需要,就可以完全融合。杜明欣特别提到了他的作曲家同事吴少雄的观点:“西方思维强调二元论,音乐通常分为主要部分和次要部分,而中国是演绎思维,音乐主题大多包含在细节中,并通过各种变体来表达。”他非常赞同中西音乐的这种比较,但同时强调两种思维都应该仔细研究,否则很难写出能被全世界人民广泛认可的中国原创音乐。

每次我和杜明欣说话,我还是觉得不满意。他说,当这部关于冼星海的歌剧首映时,我们肯定会被邀请去看。当代美国作曲家之一卡特也在90岁时创作了他的第一部歌剧,并刻意选择了幽默的名字“下一步是什么?”我们也想知道杜明欣的下一个作品是什么。

(作者:丽霞,中央音乐学院教授)

买彩票 湖北11选5 广西快3开奖结果